当前位置:首页动态信息专家视角
宇振荣——国土综合整治——案例研究和启示
发表日期:2019-08-30 08:53  来源:宇振荣 中国国土空间规划  [字体显示:  ]

  2018年承担了中国国土勘测规划院外协的17个课题之一《土地综合整治重大工程研究》。在全国尺度上,探讨了基于“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”理念,全国土地综合整治重大工程的目标和布局研究。在本次“空间与未来 ”上海国际研讨会“乡村振兴”专题讨论会上,做了“国土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—案例研究和启示”报告,主要启示总结如下。 

  1、“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”系统性理解

  “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”理念为我们提出了系统观和生命观两大核心指导思想。

  一是系统观。“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”理念点明了我国亟需研究和整治的系统,这一理念更体现了系统等级层次理论和土地(景观)综合体概念。系统有大有小,从几十亩地的沟路林渠田,到几平方公里的山水林田村,再到几百平方公里的山水林田湖,甚至几十万平方公里的“京津冀”都市圈,都是一个生命共同体。它们记载人类长期适应和改造自然的足迹和生态文化,形成了具有唯一感知的景观特征、特定的生物组成以及生物与环境相互作用的生态过程。因此,对于不同尺度“生命共同体”的规划、保护和整治来说,要充分认识景观综合体的整体性、有机关联性、尺度性等系统基本特性,要树立非线性思维方法,将由整体到部分的分析方法、由部分到整体的综合方法有机结合起来,深入系统地研究生命共同体空间格局与生态过程流动,以及脆弱性、协同性、适应性、弹性、可持续性等方面的基本规律和表现。

  二是生命观。“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”理念体现了从更大格局上认识人-地关系的思想,深刻而透彻地阐明了人与自然和谐的根本。像微生物、植物、动物和人类等生命体一样,“山水林田湖草”是个一个更大尺度的生命有机体,具有较高的生物多样性是生命共同体的基本特征。要系统研究和学习生物多样性保护、生态系统服务、绿色基础设施建设、景观生态学、乡村景观特征、生态管护等理论和方法。因此, 在空间规划中,要开展生态廊道和生态网络规划;在生态修复中,要加强生物生境修复,保护和提高生物多样性,恢复和提升生态服务功能。要把土壤(如蚯蚓和节肢动物等)、水体(如鱼类、泥鳅、青蛙等)、农田(害虫天敌、授粉昆虫等)和乡村景观(鸟类和授粉昆虫等)等生物多样性作为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整治和管护的重要评价指标,避免机械地对待“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”,防治出现“有生态之名,无生态之实”。

  2、全国尺度上落实“土地/国土综合整治

  重大工程研究”中的经验

  2.1 国土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目标

  按照国土空间治理思想“加快构建生态功能保障基线、环境质量安全底线、自然资源利用上线三大红线”,土地综合整治要强化和提升生态功能保障,开展退化生态环境修复,合理利用和提升自然资源上线。为此,收集、数字化和构建了以下要素的空间数据库。

  l 恢复和提升生态服务功能:需要定量化分析水土流失、防风固沙、生物多样性降低、洪水调蓄等区域的重要性和受损程度;

  l 开展退化和污染生态环境的生态修复:需要分析人居环境需求、 水体污染、土壤污染、大气污染等程度及其对人居环境的影响程度;

  l 合理利用和提升自然资源利用效率:需要定量化研究矿山地质环境、退化和损毁土地复垦和利用,森林、草地质量和提升空间, 农用地整治潜力、农村居民点整治潜力、城镇低效用地整治潜力等。

  2.2 国土综合整治工程和生态修复工程布局

  为了体现系统性和整体性,国土综合整治工程和生态修复重点工程部署一是按照以往的方式,根据“四区一带”(主要城市化地区、农村地区、重点生态功能区、矿产资源开发集中区及海岸带和海岛地区)部署;二是按照地理-经济一体化分类区域部署,比如青藏高原、黄土高原、京津冀等。本项研究主要探讨了两种方法:一是以中尺度流域为单元落实重大工程,将全国划分为183个三级流域,分析了生态服务功能重要性和受损程度、人居环境需求和生态环境污染、退化程度,合理利用自然资源并提升自然资源利用潜力,但这种方式需要大数据支撑;二是按照城镇空间、农业空间和生态空间开展重大工程部署,主要分析和评价内容同流域一样。在生态空间,应重点恢复和提升生态服务功能,建设生态廊道和生态网络,促进多功能绿色基础设施建设;在农业空间,重点集成农用地整治、农村居民点整治、水环境生态修复等,提高耕地质量和产能,建设田园生态系统,提升乡村景观特征,优化空间格局;在城镇空间,应加强低效建设用地整治,开展城市更新和绿色基础设施网络建设,城乡等值(融合)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。

  在市县尺度上选择哪种方式部署重点工程,需要坚持系统性和整体治理,根据市县地形、土地利用方式、空间格局和存在的生态环境问题等综合部署重大工程。建议未来积极探讨在土地综合体基础上的景观分类,开展综合景观特征评价,提升生态景观服务功能,重塑地域景观特征。

  3、空间规划和生态修复中的“流”

  国土空间规划不仅要深入研究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、建设用地“流量”外,还应重视空间格局与生态过程中的关系,研究空间中的“生态流”。要践行“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”理念,系统分析不同生态系统及其景观格局间生态过程(水流、土流、风流、污染迁移和生物迁移)的相互作用和相互影响。

  水流:开展修山护林,提高水土涵养功能;强化水道治理、蓝线外缓冲带管控、净化带和蓝色生态廊道建设;加强河流漫滩和沿河湿地生态修复和生态管控;加强农田水道、坑塘生态修复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;加强城市周围河道、河漫滩管控,提升城市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导致极端气候的风险能力,确保城市生态安全。

  土流:土流伴随水流发生,在加强水流管控的同时,合理确定不同坡度土地开垦能力,加强等高梯田建设;加强植被建设,改造单一化低效林,增加水土保持能力;加强等高和带状种植和田园生态系统建设,合理优化水系和水道,开展水道、农田缓冲带建设,提升水土保持、排水水质净化能力。

  污染物流动:地下、地面和水中污染物迁移是伴随水土流动,要按照“源头控制—过程阻控—受体保护和净化”优化空间格局,开展国土生态修复。在源头上,要控制污染源,优化大型规模化畜禽养殖布局;农田、农村居民点多集中在河溪两侧,加强水体周围缓冲带和自然驳岸过滤带建设和管控;开展河流、坑塘湿地生态修复,加强连通性,控制流速,提高水体净化能力。

  风流和大气循环:一个地区的风流方向和强度基本恒定,重要的是构建通风廊道,加速或减缓风流速度。由于城市建设侵占通风廊道,导致中心城区污染物无法扩散。此外,城市热岛效应较强,加热空气,热空气升高,会加强郊区冷空气进入城市,并将郊区污染携带进入城市内,但大部分情况下,由于郊区空气污染程度低,可以实现污染物交换和大气污染调节,但需要严控上风向郊区大气污染,强化城市周围绿道和隔离带建设,过滤和调节空气污染。

  动物迁移:不同动物具有不同的栖息地、巢域范围、扩散距离和迁徙通道。空间规划要研究地域植物群落和生物多样性空间分布,在大空间上,要基于大型哺乳动物、鸟类等迁移能力强的动物,构建生态网络建设;在小空间上,要充分考虑传粉昆虫、天敌保护,构建小型生态网络和田园生态生态系统。同时,要做好对外来物种和害虫的空间阻控和隔离。

分享到 
收藏】 【打印】 【关闭